但现实是残酷的

  • 除了房子之外,财富和收入是中产阶级的重要进阶标准之一。中产家庭的日常消费应该不止于柴米油盐酱醋茶,更要能担负起琴棋书画诗酒花,每年至少有一次耗时两周以上的大规模旅游,能达到如此标准的家庭,收入肯定不菲,而且不靠玩命工作赚钱,幸福感一定能达到较高的水准。关于私家车的标准,笔者认为,要依照城市的交通状况讨论,随着国家鼓励汽车销售,普通人购买一辆私家车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事实上,私家车已经不再具有彰显社会地位的作用了,而且城市里的中产家庭也不一定非要具备私家车,毕竟,大多数的城市交通拥堵,普通人很难感觉到开车的快感,倒不如乘坐滴滴专车或者地铁等交通工具。相比之下,农村的中产家庭则需要具备一辆甚至两辆以上的私家车,他们有足够大的停车位,且离开城市较远,工作、娱乐、体检都是需要私家车代步,而如果农村家庭没有私家车,证明其活动范围仍仅限于土地,面朝黄土背朝天,不容易成为中产阶级。

    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物质条件日益丰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自己的幸福指数,而在中国普通人的世界里,中产阶级成为一个非常高频率的词汇,80后在童年时代,常常被告知要成为科学家、作家、伟人等高端群体,但现实是残酷的,99%的人都没有办法成为杰出精英,相比之下,跻身中产阶级或者组建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之类的目标,就显得现实多了,事实上,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最富有人群和最贫穷人群都应该只能占少数,占大部分的应该是中产阶级,因为富有的人群和贫穷的人群都是高风险群体,比如某富二代终日打游戏、泡嫩模、骂大街,零花钱动辄5亿元,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社会风气,而官员贪污、明星吸毒、企业家养小三等等,大概都是因为太有钱。

    与之相反的,当人们贫穷到一定程度后,就会铤而走险:赌博、酗酒、拐卖人口等等,大抵都是因缺钱导致的,所以,清醒的社会制度,应该是缩小贫富差距,努力扩大中产阶级比例,而国民自己本身要放下杰出精英的执念,也要让自己努力摆脱贫穷,成为真真正正的中产阶级,而当中产阶级日益规模日益增大,社会稳定之后会出现新的气象。

    中产家庭成员的工作loading要适中,既能在职场混得风生水起,又不能常年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在正常的8小时工作之外,每月加班时间最好不要超过20个小时,且单日通勤时间要在半个小时以内,事实上,如果每天都要花费两个小时于上下班的路上,那么,整个人生就是不快乐的,总之,中产家庭里的职员,是应该有能力把住房和办公室的距离缩短到10公里以内的。此外,中产家庭成员需要有明确的退休规划、应对重大变故的能力以及承担儿女成长费用的经济实力,如此种种,均与幸福感密切相联系。

    发布时间:2019-01-10 22:45 来源:www.roadlady.com 点击:0次

    好在,随着物质条件发达,社会制度日益清醒,中国人终于开始思考生活的本质,思考如何获得幸福感,思考如何成为一个标准的中产阶级。事实上,任何人、任何机构都没有办法轻松给出中产阶级的标准,更何况,这种标准又会经常性地随时间变化,但经过漫长的讨论和越来越多的人思考,我们大体能得出一些普遍适用的标准。

    进阶标准,中产阶级应该有财富、闲暇和奋斗的快乐

    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物质条件日益丰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自己的幸福指数,而在中国普通人的世界里,中产阶级成为一个非常高频率的词汇,80后在童年时代,常常被告知要成为科学家、作家、伟人等高端群体,但现实是残酷的,99%的人都没有办法成

    基础条件,住房是中产阶级的首要标准

    其实,要达到以上标准,要成为真正的中产阶级,归根到底还是需要长期的奋斗,兢兢业业又持续进步,但要谨记这种奋斗应该是适中的,取决于个人能力,而非苦哈哈地拼命加班,不要牺牲兴趣、爱好、家庭,不能于工作中饱受精神虐待等等。在日常的生活中,需要放下变成精英的执念,不要陷入太过于复杂的人际关系,最最重要的是,中产家庭成员要懂得管理身体,有一项运动类的业余爱好,有强烈的健身意识和养生观念,事实上,不仅仅是中产阶级,任何的高端人群、贫困人口,都要努力守护好自己的身体,村上春树说:身体是每一个人的神殿,我们要努力保持它的干净、强韧和美丽,总之,只要身体好,日子过得都不会太差,任何工作成就、社会地位都不及锻炼出一副好身板,中产阶级亦如此。

    中产阶级应该是一个以家庭为基础来衡量的,一个独身主义者于目前的中国社会制度中是没有办法充分享受人生快乐的,他们可以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观,但却要消耗大量精力和情绪资本,来抵抗现行社会制度的框架效应,而组建家庭之后,自然地,就需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不用苛求全款支付,毕竟,即便放眼到全球范围内,购买房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包括城市人和农村人。当然,每月承担的房贷,不应该占用当月收入的一半以上,支付房贷不应该成为家庭潜意识里的负担,最理想的状况应该是:房贷被银行扣除后,不会给家庭带来明显的威觉。至于房子的装修,中产家庭的标准应该是实用为主,奢华为辅,虽然依照中产阶级家庭的收入水平,他们有能力一次性支付偏奢华的装修费用但却基本没有实力去请保姆维护住奢华的气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心理效应:面对奢华的装修,在两年之内,家庭成员会感觉到新鲜和强烈的幸福威,但这种美好的感觉会随着时间逐渐消失,两年之后,中产家庭就不再会察觉到来自奢华装修的快乐。

    中产阶级这个词汇,应该是舶来品,最早起源于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受惠于较早的工业革命,欧美国家率先达到较高的物质水准,从而开始思考金钱之外的生活,比如精神世界、退休规划和幸福感等等。现在,中国人之所以非常累,正是因为我们尚处在转型期,物质条件正快速增加,满足基本生活条件绰绰有余,但精神生活匮乏单调不足,特别是现代中国社会只提供了单一的价值偶像和成功标准,总体来说,都和钱有关系。在如此社会氛围中,人们更容易陷入拼命赚钱,幸福却常年偏低的窘境,毕竟,塞满欲望的脑袋里,很难再腾出来空间来,装下幸福感之类的东西,而常年缺乏幸福感,又会加剧头脑中的欲望指数,简直一个非常完美又可怕的恶性循环,无休无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