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表示自己吃过了

  • 最初几天想办法维持这种状态,等熟悉这种感觉之后,再练习同时掌握自己的心,使之不要去注意舒服的觉受而保持在安详状态。第二步练习同时看所有的东西和同时听所有的声音,不集中眼力和听力于特定目标可以让头脑进一步放松。等眼睛耳朵都能掌握放松的要诀后,下一个对象是脚部。脚部可从脚趾头开始练习在轻松的走路(眼耳都放松)的同时,练习若有若无的同时注意脚趾头和地面接触、离开地面的感觉(不要注意趾头上某一特定的位置)。因为是轻松的走,任何阶段都一定会有舒服的觉受出现,不要被骗去注意它,一定要让心维持宁静安详(把所有觉受和舒服感同时摄在宁静安详之中,又称为不起分别心)。

    最后举一个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故事来作本节的结尾,他很喜欢作研究,但因为太专心了,因此常常忘了是否吃过了饭。后来他想出一个法子,在他走出研究室外面时,问在路上碰到的人,请问那人上一次碰到自己(指爱因斯坦)时是在什么时候。若是在吃饭的时间碰到,再问他当时自己的走路的方向,若是在离开餐厅的路上,则表示自己吃过了,可以回去继续作研究,否则应该是尚未吃饭。大发明家爱迪生也有类似的故事。这个有趣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极为杰出的学者他专心的程度是多么的惊人啊!我猜想爱因斯坦和爱迪生等大师的心,一定比一池澄澈见底的水还要清澈吧!

    实际上要同时若有若无地注意所有景象、所有声音、及脚趾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常很快就会忘记(注:甚至只有注意眼睛也不容易)。因为极容易想起其它人、地、事、物或者注意到身上的其它特定部位的觉受。此时不要泄气也不要怪自己,只管不断的练习就是了。随后可将脚上其他的部位逐渐包括进来,最后扩及全身。只要我们在初期走路时,能够同时放松眼睛又保持心理宁静安详超过一分钟(注:印度某一教派称能维持三分钟就是入三摩地),就可以有把握的将这种极度放松的方法应用到上课时间。其他吃饭、睡觉前、上体育课、骑车或搭车通学时,也都可以练习这种极度专心和放松的方法同时放松和注意所有的身体觉受和周遭的人事地物,但心中充满宁静安详。在愈多的时间中能练习放轻松,则愈能得心应手的运用到念书上。

    上课或读书时将身体放松,并以看戏的心态来听讲或看课文笔记是第一个重要原则,若能同时掌握到保持放松和看戏心态,再慢慢的配合前一段所提示的方法。那么由于身体不在动的状态下,所以身体酸痛痒的觉受、及脑中想起其他事物,诸如:老师刚刚在说什么等等的思绪会很容易悄悄的跑到我们的意识中,因此远比走路时更不容易一边放松全身一边听讲或念书。通常练习很久也不容易得心应手,因此要常常鼓励自己。在念书和作功课时也要常常去练习。最后的最佳状态是:上课、念书、或作功课时,身体放松,而当时心像一池澄澈的清水一样的宁静但又充满活力(注:此时是处在天才的状态)。宁静安详而充满活力的状况,是指对任何的资讯都能注意,但只会对应该作反应的部份作出反应,在下文中称之为保持灵敏的心(注:能够同时注意周遭和全身觉受,而且心不起分别的维持在灵敏状态,称为初步成就四念住之观)。

    建议读者最好择一种来帮助自己,但千万不要变成狂热份子。若要自我练习,需要把握住专心放轻松的要诀其实是若有若无的注意有没有放轻松,发现身体没有放轻松,不要骂自己也不要叫自己放轻松,只需安详的回到不注意状态即可。因为很不容易做到这种放轻松,因此一定要有空就常常练习。只要一想到练习好这种高级的放轻松法,有机会变成神童的话,相信人人都会提起精神来练习它。

    无论是快速阅读,还是快速记忆,都要求掌握一种快速放松的方法。在影像阅读法法中,甚至有专门的一个橘子集中法。对一般人来说,要求自己放轻松,只能维持大约一、二十秒左右,甚至更短。原因是身心不适的觉受会使我们启动意识的注意,意识一被启动去注意其它的觉受,当然很快忘了原本要放轻松的事。一般宗教之禅坐或祈祷、瑜伽、或者气功的方法,可以训练我们延长放轻松的时间,也可以得到极度放松的诀窍。

    由于念书时间愈长愈能提升自己,最好将理想目标时间设定为一整天都能处在极度专心的放松的状态,因此应该随时随地都练习如何放轻松。要练习高级的放轻松法,最容易下手的时间是四肢都在动的走路期间。其方法是走路时放轻松的走,不将目光焦点放在固定的位置(即同时看所有的东西)(注:此种方式即称为四念住之中的观),此种方式会使眼球放松,也可以放松头脑,你可以若有若无的享受眼球放松的轻微舒服感。